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邢台站长网 (http://www.0319zz.com)- 国内知名站长资讯网站,提供最新最全的站长资讯,创业经验,网站建设等!
热搜: 模式 用户 视频 网站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综合聚焦 > 人物访谈 > 人物 > 正文

雷军的本命年:轮回中的挫败、幸运和逆袭

发布时间:2018-04-20 18:11 所属栏目:[人物] 来源:首席人物观
导读:有时候,充满戏剧性和命运攸关的时刻往往只发生在某一天、某一小时甚至某一分钟,但它们的决定性影响却超越时间。 即将迎来 48 岁生日的雷军对此大概是深有体会的。以 12 年为一个轮回,他在过去 4 轮时光里经历过无数这样的关键时刻,初遇求伯君算是,在

有时候,充满戏剧性和命运攸关的时刻往往只发生在某一天、某一小时甚至某一分钟,但它们的决定性影响却超越时间。

即将迎来 48 岁生日的雷军对此大概是深有体会的。以 12 年为一个轮回,他在过去 4 轮时光里经历过无数这样的关键时刻,初遇求伯君算是,在中关村喝下那碗创业的小米粥自然也是。

而更多关键时刻集中出现在他的本命年里。

与“轮回”类似,“本命年”是国人信奉的另一个概念,民间广为流传的说法是:本命年要么走运要么倒霉。互联网圈也不能免俗。去年,当 48 岁的李彦宏因为百度的种种负面屡上黑榜时,关于他本命年不好过的议论一度风靡坊间,今年百度逐渐好转的局势似乎也成了这种论调的变相证据: 看,熬过本命年就好了。

对于雷军来说,本命年似乎就没那么可怕。除了 24 岁那年在金山搞的盘古组件不太顺遂,此后的两个本命年他都收获颇丰: 36 岁时,他投资了YY等一批明星公司,后来赚得盆满钵满; 48 岁这年,他带领小米上演了一场绝地反击,得以自豪放言,“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在销量下滑后能够成功逆袭的,除了小米。”

发生在雷军本命年的故事,总离不开名利和财富。但不管走运还是倒霉,你都能从中窥到这位老牌劳模的生存逻辑。

雷军在 24 岁那个本命年的开端看起来也是极好的:北京大学出版社 1 月新书《深入DOS编程》的作者栏里,年轻的雷军赫然在列。

那是 1993 年,雷军在金山工作 1 年多,是金山公司北京开发部经理。同年,在南方,马化腾刚刚从深圳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,在一家公司谋了份软件工程师的饭碗。

在雷军眼里,“WPS之父”求伯君一度就是成功的代名词,早在大学时,他就拉上两位同学创办公司,模仿金山汉卡业务。两者最终在 1991 年中关村的一场计算机展览会上初识。或许是因为偶像光环的作用,雷军对这位“中国第一位程序员”印象深刻:身着一件黑色呢子大衣,光彩照人。与偶像吃过一顿烤鸭后,雷军在 1992 年初加入金山,他在招聘信息上打出的口号是“求伯君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”。

雷军的本命年:轮回中的挫败、幸运和逆袭

图:雷军与求伯君

当时金山公司北京开发部设在了四通公司李文俊的私宅里,但雷军是有野心的。在武汉大学他就是学霸:用两年时间修完了大学课程,并成功席卷武汉大学所有奖学金,进入有“让程序员成功”光荣传统的金山,只是他进阶的第一步。

他当时的目标应该是成为求伯君、鲍岳桥、吴晓军、王志东那样的人物——他们大多凭借极强的单兵作战能力和毅力,使自己的作品成为那个时代的经典,比如王永民的五笔字型、王江民的KV杀毒、鲍岳桥的UCDOS、周志农的自然码输入法、王志东的中文之星等。

1993 年成为雷军自证的关键一年。机遇和挑战同时摆在了这个年轻人面前:微软的Word来势汹汹,金山WPS首当其冲受到威胁。人们曾经形容那家老牌互联网公司的作风:微软之下,寸草不生。

被激发斗志的雷军决定反击。从 1993 年到 1995 年,他带着一帮程序员苦熬了三年做“盘古组件”,组件包括文字处理、电子词典、名片管理等 6 个办公软件,取名“盘古”,意为开天辟地,意气风发表达着程序员们想要一战成名的激情和欲望。

期间,雷军把劳模特色发挥到了极致:放弃了所有节假日,几乎全天工作。即使这样,他还是觉得自己不够勤奋。团队的核心程序员陈波被他视为楷模,后者上班时间“连水都不喝,女朋友的电话都是中午去接”。

事实上,这是一场赌博。

金山为此付出了 200 多万的成本,赌赢了,就是一家本土公司击败海外劲敌的励志故事,年轻的雷军也能跻身程序员的传奇殿堂;赌输了呢?当时熬红了眼的雷军可能没时间考虑过这个后果。

用现在流行的话讲,雷军在这个项目上“all in”了。 1993 年,Window 系统在国内呈蔓延之势,雷军判断:DOS系统没有希望了,金山没有必要继续做基于DOS 的开发。但此后的事实证明,这个判断下早了。后来刘韧在《知识英雄》一书中感慨,金山在 1993 年就停止DOS的开发,相当于“把直到 1995 年才最后达到辉煌的DOS中文平台的主战场拱手让了出来”。

雷军甚至放弃了被大众熟知和接受的WPS这个IP,等到 1995 年春天,金山北京开发部和珠海总部都激荡着即将亲手开启新时代的亢奋。 4 月,“盘古”这个全新的名字登上了多家报刊的广告版面,雷军还准备了一篇新闻通稿,邀请了 20 多家媒体参加发布会。

结果却是:雷军被现实灌了一瓢冰水。

大家对“盘古”并不买单,产品发布半个月后还有用户打电话来问“盘古组件”到底是什么东西, 6 个月后,盘古组件只卖出 2000 多套,很多程序员心灰意冷,雷军更是深受打击,“那年,我失去了理想”。他一度不愿提及此事,当时研究生毕业不久的周鸿祎偶然提到“盘古组件”不好,雷军马上拉下了脸。

如今看来, 1995 年春天那场失败的种子,是雷军在 1993 年埋下的。他在人生的第二个本命年选择了激进,并为此付出代价。类似的错误,他没有允许自己再犯第二次。

36 岁的雷军仍然在忙碌,和 24 岁时埋头写代码的程序员不同,此时他的身份已经是金山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总裁。

一位记者曾经回忆自己在 2005 年时见到的雷军:双眼布满血丝,看起来就是一位常年过度心累的管理者。他用着一部诺基亚黑白小手机,挂着手编手机链,喜欢在采访中反复阐述着自己的理想,末了还热心向记者传授提问技巧。

他依然是一位完美主义者—— 2004 年确定网游、杀毒、办公软件三项核心业务后,金山正在全面向互联网转型。向记者介绍蓝图时,他一边描述一边瞄着对方笔记,担心没有完全说清楚,最后索性拿过本子,整整画了两页纸。

对待一场采访尚且如此较真,金山上市压力给雷军带来的负担就不难想象了。

金山内部早在 1999 年就有香港上市的声音,但等它辗转香港、大陆、美国纳斯达克又回到香港最终上市时,已经是 2007 年了。“其实IPO只是企业发展的一个阶段,但对我来说却像攀登珠穆朗玛峰一样”,雷军后来反思,整个金山都被上市拖疲了。

【免责声明】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,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:bqsm@foxmail.com,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。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